山西现代双语学校南校欢迎您
昨日遗梦
发布日期:2013-1-21 11:21:41 查看次数:1432次

高二(14)班 侯亚男

       黄昏如潮水般从天际涌来,一瞬间覆灭了整个世界。大地蒸腾着温热而香浓的气息,光线穿过一层又一层磨砂玻璃,模糊了城市的轮廓,如同一块微融的太妃糖。

       直到暮色渐暗,朱红宫墙前伫立的盏盏宫灯闪烁着微弱的橘黄色的光晕,氤氲着无以言喻的落寞与孤独。昔时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如今在无边的苍穹下散发着腐朽静谧的气息,寡淡而潮湿,隐隐现着两个王朝的繁华与落寞。

       时光荏苒剥蚀了古殿檐头华丽浮夸的灿金琉璃,淡褪了宫墙上炫耀的似血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层层叠叠的瓦片上积淀着不同朝代的尘土,凝重里带着纯粹,纯粹中又含着原始。

       我并不喜欢在这样的时候参观紫禁城,因为这样会让我感到无边的压抑,仿佛一个沉得越来越深的溺水的人。

       在这样厚重且有质感的古代建筑群中,我总会不自觉地想到很多。于是,故宫的记忆似冰河破裂般,刹那间在历史的河道奔腾翻滚,一泻千里。

       游客来来往往,理应让人徒生嘈杂的心烦之意,但我却意外地感到辽阔寂静。

       走在这座皇家宫殿中,看着那些走过风雨的宫殿,想象那些曾在这里生活的人。他们肯定不会想到若干年后自己至高无上的家园会被后人又无数次的参观;以前被他们奉为皇权至上的地方如今只是一个历史文物。我突然间很想笑,笑他们的可笑,但是又很想哭,哭他们的无奈。

       紫禁城虽说是明清两代的宫殿,但现在所看见的大多数是清代的遗留。或许是明朝离我太遥远,遥远到我对于明朝的记忆只有两位皇帝与一位叱咤风云的万贵妃。但那时却有一群疯狂的国家机器,让我轻松的记住了他们,没错,他们就是特务机构。他们的领导人大多是宦官,说成小人似乎更为体切。于是,在这样一个腐朽的时代,他们登上了属于自己的历史舞台。

       小人办事效率高,他们善于领会当权者难于启齿的隐忧和私欲,把一切化解在顷刻之间。所以,在当权者眼中他们的效率更是双倍的。

       小人不会怜悯,不会忏悔,只会害怕,但越害怕越凶狠,一条道走到底。

       小人的天赋就在于能熟练地使谎言和谣言编织的合乎情理。他们是一群有本事诱使伟人和庸人全都陷进谎言和谜言迷宫而不知回返的能工巧匠。

       或许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我对于他们总有不一样的感觉。我们唾骂小人却不知,小人也不是人人都能当得了的。我想我就做不来小人,它的难度系数太高了。倘若我穿越回明朝,恐怕也只能做一个被八股所累的穷酸书生罢了。

       对于紫禁城,我最喜欢参观东西十二宫。看它们的平面图,我会时不时地想当年这个宫殿的名字是否带着某些隐喻;当年皇帝在指派宫殿时是否已经在心中衡量了这个人对于自己的重要性?我一直都相信,一个大后宫,就是一个小社会的缩影。

       可能是最近宫廷戏看多了,对于后宫总有太多想说的。这所谓封建女子都向往的地方在我们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华丽的囚笼罢了。但是在当时仍有大批的人如飞蛾扑火般的进来,只为求得一丝并不常久的盛宠。最是无情帝王家,君王的爱谁又说得清它的真实面目呢?是为了巩固江山抑或是迫于无奈?逢场作戏是皇家人的必修课,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后宫女人是可怜的,但其实皇帝也是可怜的。他无法管理后宫,无法享受寻常百姓家的亲密,无法许别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他的妃子是他的棋子,他又何尝不是他妃子的棋子?既然一出生就享受了别人无法享受的富贵权利,那就应该做出一定的牺牲。其实上天是公平的,不是么?

       天暗得彻底了,此时的紫禁城无比的深邃,深邃的可以容纳万千世界,又无比的寂寞,寂寞得只剩下时光的影子。

       一切只成昨日遗梦,只待追忆。

 
     
   
山西现代双语学校南校      地址:太原市太榆路中段汇通北路409号
联系电话:(0354)3283888 3283688       晋ICP备07500412号